疑似释永信收受巨款凭据曝光 释延鲁等仍在京递交材料

时间:2015-08-12 15:59:30   来源:界面  

   疑似释永信收受巨款凭据曝光 释延鲁等仍在京递交材料

  8月12日,释延鲁的委托人蔡先生向界面新闻提供了有“释永信”名字的银行交易凭证的复印件等证据,释延鲁称释永信向他个人索取财物高达700余万元。同在今日,释延鲁在内的举报团还在向有关部门递交针对释永信的举报材料。

  刘诗蕾 

  正式北京实名举报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释延鲁等人,也开始亮出白纸黑字的证据。释延鲁一方的委托人今天向界面新闻提供了银行交易记录等凭证,以此证明释永信曾收受侵吞释延鲁巨款。

  8月12日,释延鲁的委托人蔡先生向界面新闻提供了有“释永信”名字的银行交易凭证的复印件等证据,释延鲁称释永信向他个人索取财物高达700余万元。同在今日,释延鲁在内的举报团还在向有关部门递交针对释永信的举报材料。

  8月8日,少林寺前武僧总教头释延鲁和少林寺武僧团前团长李国营、少林寺武僧团前教练邹宗明、河南少林无形资产有限公司原法务部总监王永华、释延仁(称曾做过释永信侍者)共同赴京,准备向国家有关部门递交材料实名举报释永信。释延鲁此前已将举报材料提交至河南和登封两级相关部门,但并能得到回应。对这次赴京,释延鲁表示:“我们也是忍无可忍了,不得已才进京举报。”

  8月10日,举报团向中国佛教协会和国家宗教事务局递交了举报材料,受理与否,还需15个工作日才能有答复。蔡先生向界面新闻表示举报团中除了李国营因事回云南,其他四位举报者都在北京:“不光是等消息,之后我们还会向其他部门递交举报材料,然后一直等到有结果再回去。”如今举报团新加入的两名举报者,释延勤、释永持亦称自己曾为少林寺工作人员。

  此次蔡先生提供的证据中,有一张2006年9月11日的中国农业银行(3.44-0.04-1.15%)电汇凭证显示,释延鲁所在的嵩山少林武僧团向河南华星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支付了22万元。当年9月14日该公司通过中国人民银行[微博]退回了3万元。

  “当时是释永信让他司机庞超找的释延鲁,要他买辆奔驰商务车做接待,释延鲁在河南华星汽车贸易有限公司购买一辆19万的奔驰。”蔡先生表示:“庞超拿着有释正义签字的买车发票找寺院财务报销后,钱却没给释延鲁。”

  另一张日期为2009年1月19日借据显示,胡居明向释延鲁借了80万元。其中值得注意的是,释延鲁称借款人胡居明为释永信表弟,在寺院做财务工作。

  同时,据释延鲁此前对多家媒体的介绍,释永信多次利用寺院的招生办公室向释延鲁索要财物,2010年2月初和2012年1月,释永信都以释延鲁使用少林寺房屋为由要求释延鲁付款。释延鲁分别向释永信个人账户各支付了100万元。

  资料含一张2010年2月9日释永信的银行转账开卡凭条,显示金额是100万元。然而同日释延鲁有张100万元有“贷”款字样的银行票据。此外,一张2012年1月20日凭据显示,名为陈永的人通过中国农业银行,向释永信的账户转入99万元。同月26日还有一张标注为少林寺租金的一万元“领据”。

  2012年底,释永信要求释延鲁支付200万元被其拒绝。释延鲁8月8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候称这是二人反目导火线,同年,释延鲁离开少林寺。释延鲁此前表示,释永信多年来从他身上敲诈近2000万元,然而其中仅有700万元有据可查。

  据媒体之前报道,针对“释正义”爆料2004年释永信和情妇刘立明因一批佛像的货款结算而致经济纠纷从而闹翻,释延鲁曾表示自己参与纠纷从发生到调解的全程。释永信向郑州市公安局报案称刘立明敲诈后,“后来刘立明向公安机关提供了有关她和释永信发生性关系的有力证据。”释延鲁说,其后释永信应允赔付刘立明300万元中,200万元为释永信向他索要。释延鲁表示钱移交时并未留下书面证明,仅有几名参与人员能证明。

  据《成都商报》8月12日报道,新加入举报团的释延勤自称1999年在少林寺剃度出家,成为少林常驻僧,2003年被推荐为释永信侍者,负责贴身照顾日常生活。曾见过释永信吃红烧肉喝酒,并多次见过被“释正义”指称与释永信生有一女的释延洁,与释永信一起从卧室出来。

  《成都商报》还指出,另一位侍者释永持,称因不同意释永信司机庞超承包寺庙里烧高香的营生,被释永信赶走。“我负责烧高香两年多,每年收入都交给了释永信,共1000多万元。”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